难办的签证

由于事发突然,我和爸爸没来得及办签证就回北京了。等爷爷的事告一段落后,我们去出入境管理处延长签证。

本以为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在新加坡办理中国签证,只需要带上身份证,护照,一张照片去大使馆,三四天就可以拿到了。

去之前妈妈给出入境管理处打了电话,仔细询问了需要哪些材料。等我们去了那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半死不活的坐在玻璃窗后,斜着眼睛看完我们的资料后问妈妈是什么国籍?妈妈说是中国公民,她让妈妈出示护照。

打电话咨询时根本没说需要妈妈的资料,所以也没有带来。我和爸爸办理签证,要她的护照干什么?要是妈妈在新加坡,是不是还要她飞回北京才给办签证啊?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背包里搜罗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张当初办永久居民时,新加坡移民局签发的文件。可是那个女人拿着这张纸翻过来掉过去,一副不懂装懂的样子看了好几遍,楞说这份文件不能证明妈妈的身份。

我晕!我倒!政府签发的批准永久居民的文件却不能证明身份?这么说在中国拿着居民身份证,岂不是废纸一张?

爸爸逐字逐句的给她翻译,她也是听的懵懵懂懂。好在来了一个明白事的,妈妈才过了的这一关。可是到现在我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和爸爸办签证要妈妈的材料?

接着四眼女人又说出一个晴天霹雳的要求:出示我的出生证明。没想到这中国办签证还需要这个?我们给她看爷爷的死亡证明,告诉她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没有想到要带这个文件。但她却说出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没有出生证明,怎么证明你们是孩子的父母?

笑话啊!自己生的孩子却无法证明自己是她的父母。文件在新加坡的家里,我们一家三口现在全都在北京,根本没办法拿到。好说歹说了半天,还是不给办。她让我们找新加坡驻中国大使馆开证明,当时已经是星期五下午4点了,赶过去也已经来不及办理了,只好打道回府。

回家的路上,爸爸妈妈顺便带我去参观旁边的雍和宫。雍和宫是北京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位于北京市区东北角。整个建筑布局完整,巍峨壮观,具有汉、满、藏、蒙民族特色。各殿内供有众多的佛像、唐喀及大量珍贵文物,其中有紫檀木雕刻的500罗汉山、金丝楠木雕刻的佛龛和18米的檀香木大佛。

星期一打电话去大使馆询问,大使馆根本不出这种证明材料。这下可把爸爸妈妈急坏了,如果真的办不下来签证,没几天我们就要回新加坡了。

突然妈妈灵光一现,想起我入托时,学校好像留了一份出生证明复印件。立刻打电话去学校,谢天谢地还真有。主管把复印件发到爸爸的电子邮箱,出生证的问题迎刃而解。

兴冲冲的带着准备齐全的材料(包括妈妈的的),再次前往出入境管理处。这回换来个人给我们办理,看完了资料扔出一句:办临时住宿许可证了吗?真没听说过住在自己家里,还要办哪门子住宿许可证?可人家说我和爸爸是外国人,当然要办许可证。一语点醒梦中人,在爸爸的心里,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回国住在自己家里是天经地义的事,压根没把自己当成外国人。

晚上我有点发烧,第二天脑门上贴着退热贴又去出入境管理处,因为他们要求本人亲自前往办理。

本以为这次一定能办下来,没成想又出幺蛾子,他们说爸爸的户口没有注销。一听这话妈妈火冒三丈:没你们这么办事的!来了好几次,从来不一次把需要的材料说完,一趟一趟的遛我们。今天说要这个,明天又说要那个,孩子都被折腾病了,你们到底想怎样?

那个女人一看妈妈真的急了,马上调整态度。认真的看完了所有的资料,很肯定的说就差注销户口的文件里。她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爸爸一个人来就可以了。最后还在申请表格上签字注明:只差注销户口的材料,不再需要任何文件。如果再有什么问题,她全权负责。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拿到签证。看着护照上那枚印章,爸爸妈妈心里极其沉重。为什么在新加坡办理简单快速,到了中国却如此繁琐低效?同样是政府公务员,服务态度却差之千里。

雍和宫前心情有些低落。

虔诚。

转经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