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

这几天下午放学都是妈妈接了我,立刻坐车去各个地方找爸爸和姑姑她们会合,在外面吃完晚餐,玩一会儿再回家。

到家通常都得9点半,再给我冲凉,吹头发,喝奶,讲故事,一般都要到10点才能睡着。

由于休息不太够,抵抗力就有所下降,班上有几个小朋友发烧,我也被传染了。

星期二下午,老师打电话给妈妈说我有一点点低烧。当时已经快5点了,离放学只有20分钟了,所以并没有让妈妈去接我回家。

放学到家之后,妈妈给我试体温:37.7度,有点低烧。因为温度不是很高,妈妈希望我可以自己扛过去,也就没有给我吃退烧药。

到了夜里,体温上升到38度。我一感冒发烧就会咳嗽,所以睡的有些不太安稳。妈妈给我吃了退烧药,温度很快降了下来。

第二天我留在家里休息,中午一觉睡醒,温度突然上升到38.5,这下爸爸妈妈有点慌神了。最近H1N1正肆掠全球,已经夺走好几千条人命,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他们决定马上带我去KK医院看急诊。

到了医院,先给我吃了一次退烧药。经过一些例行检查,又做了一次肺部X光,证明我的肺部没有问题。

过了一个小时,我的烧也退了下来,医生说可以带我回家观察了。随后给我开了一些药,有感冒的,退烧的,治疗鼻子敏感的(医生判断我咳嗽是因为鼻子敏感)。还给我开了一瓶达菲,是治疗H1N1流感的。

在医院吃完晚餐回到家,妈妈给我吃了一次药,包括达菲。但是达菲有副作用,有些人吃了后会呕吐,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因为我吃了药就直接睡觉了,所以妈妈并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吐的。只是当她进我的房间准备给我量体温时,才发现我已经吐过了。

可怜我沉沉的睡在吐湿的床上,旁边还躺着晚上吃下去的大虾。

爸爸妈妈赶快把我抱起来,给我换上干净的睡衣,床单,枕头,保护套,姑姑把床帮和栏杆都擦洗干净。看来药和晚餐都白吃了。

好在第二天我就不发烧了,妈妈就没有给我吃那个什么鬼达菲。什么破药,副作用那么大,还敢卖45块新币一瓶,害的我吃下去的大虾都浪费了。

这次生病光拿药就花掉160新币,只吃了一次,还全都吐了,第二天竟然就好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这病毒也是一样。钱花了,它也就走了。

爸爸说我不是在发烧,而是在烧钱。妈妈说烧钱总比烧我女儿的身体好吧,这钱咱花的值得!

逛大街。

两个小淘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