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个月

最近新加坡的天气很凉爽,几乎天天下雨,一不留神,我正式发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烧。

本来那天下午爸爸妈妈要带我出去逛街的,可是午睡的时候,我就开始咳嗽,他们把我留在了家里。

等他们晚上回来时,我已经睡着了。

11点多,妈妈发现我的身体好像有点烫,马上给我量体温,37.7度,有点发低烧。

因为温度不是很高,也就没有给我吃药。妈妈去附近的超级市场买退热贴,准备给我物理降温。

谁知道妈妈在深夜的街头跑了几个地方,都没有卖的。

回来再给我量体温,已经38.3度了。

这下爸爸妈妈有点慌神了,马上准备给我吃退烧药。谁知道女佣不知道把退烧药收到哪里去了,几个人在家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关键时刻,妈妈向对门的薇娜阿姨求救,薇娜阿姨拿来了上次凯宁姐姐发烧时吃的药,立刻把药给我喂了下去。

一会儿烧退了,但是4个小时后,退烧药药效一过,我又开始发烧,只好再次给我吃药。

感冒,发烧,咳嗽,流鼻涕,让我不能好好睡觉。

爸爸妈妈只好陪着我,抱着我在家里走来走去,试图让我舒服一些。

就这样在水深火热中,我迎来的19个月的第一天。

小可怜躺在爸爸的怀里喝水。

两个小淘气把玩具全倒出来,自己坐在装玩具的盒子里玩。

瞧,我都玩累了,想睡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