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打渔

小时候在北京时住在新街口豁口附近,就在现在的二环内侧边上。那时候房后头就是护城河,过了护城河就是著名的太平湖,老舍在这里走完人生。当然,我经常在那玩的时候还不知道老舍就在这里结束了自己,很可能那时候还不知道老舍这个人。那是我学前及小学期间。

那时候的护城河、太平湖与现在北京市内的后海之类完全是两回事,那时候真的是完全自然的野湖野河。我记得很清楚,太平湖满是芦苇,岸边有不算短的沙滩(也可能是细石子地,总之是很缓的岸边的坡地),湖深处有大量鸟栖息着,时而飞来飞去,湖里有很多鱼。基本上没人去太平湖,非常清静。现在这种地方至少收你100块门票。

小时候在太平湖边拿个不到1米长的树枝,前头系根细绳,绑上个蚯蚓,就能钓上一种10来公分长的、长得很难看的鱼,不知道学名是什么,我爸说叫爬虎。因为太难看,我们不吃这种鱼,只是钓着玩。

我爸爸这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渔。不是钓鱼,是自己织渔网,用3个汽车轮胎内胎加木板做成筏子,划到湖里或河中间,撒网打渔。爸爸撒网撒得很圆,这是个体力活加技术活。渔网大小不等,中等网重量大概七八公斤。把网搭在胳膊和肩膀上,用力一甩,得尽量覆盖最大水面,所以撒得圆才好。一天下来,可能得撒个上百次,挺锻炼身体的。同时又是技术活,自己得站得稳,用力要均匀。爸爸有个同事外号叫刘司令,也特爱打渔,我就亲眼看见过刘司令用力一撒网,网挺沉,刘司令直接把自己带进水里去了。小时候经常跟着爸爸跑北京的湖啊河啊,也经常遇见其他渔友,从没见过撒网比我爸更好的。这是实话。

爸爸很会打渔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他出生在湖北的普通农民家,从小就爬树、下河、抓鱼。爸爸水性非常好,虽然游泳姿势不标准,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姿势,但渔网被水草树枝什么的缠住时,爸爸能扎进水里解开渔网。有点这方面经验的人都会知道,渔网在水里是非常柔软不能控制的,人被缠住的话特别危险。还有一次,爸爸一个猛子扎进去,把掉进湖里的太阳眼镜给摸回来了。当然,水性好也是有极限的,小学时一次我去积水潭游泳,把钥匙掉水里了,爸爸带我去捞,没捞到。

除了打渔,爸爸年轻时另一个爱好是拉二胡,据他说以前在公安总队(就是现在的武警)演出得过奖呢。不过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爸爸拉二胡。96年爸爸生日时,我送了个二胡给爸爸,爸爸拿起二胡,拉了一段,是个京剧的什么曲牌,虽然我完全不懂,但在京剧里常听见的那种。能感觉到生疏了,但二三十年没摸过二胡后还能拉出个调来,已经挺不错了。

爸爸最爱的还是打渔。我和姐姐对爸爸打渔的工具也多少有些贡献。夏天的晚上,我们坐在院子里,爸爸教我们织渔网。姐姐貌似不会织毛衣,但会织渔网。我也会织一点。另外一个我的贡献是帮爸爸吹做筏子的汽车轮胎,是内胎,不是很硬,但比气球可硬多了,而且个头大,吹起一个也挺费劲。我小时候体育成绩很差,但肺活量贼大,就是吹轮胎吹的。

爸爸一有时间就把工具装自行车上,在北京市内及周边的水域转悠,经常骑车去沙河之类几十公里外的地方,一去就是一整天。他对北京有鱼的水域什么地方有个大坑,什么地方水流比较急,什么地方能打到什么鱼之类的事了如指掌。我们学习不忙时就带着我们。现在还记得坐在筏子上漂到湖中间的感觉,周围有凉凉的水气,我坐在摇摇晃晃的筏子上不敢站起来。四下望去,只有水,草,树。

爸爸是农村孩子,后来到北京当兵,复员留在北京。但本性里他大概一直是农村孩子,一辈子回忆、向往着自己小时候熟悉的大自然。爸爸为什么最爱打渔,因为只有划到水里、坐在岸边,他才觉得最惬意、最舒坦、最轻松。爸爸退休几年后曾经跟我们说想回老家住一段时间,我们当然都不放心,商议来商议去,最后不了了之。有时候对此有些后悔,也许让爸爸去了,后来的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我对大自然的喜欢可能也受爸爸影响。出去旅游,我比较喜欢水,不大喜欢山。我很庆幸,爸爸带着我们从完全不一样的角度看过北京。现在北京的后海、玉渊潭、怀柔水库等地方不知道是否要收门票,那时候都不收,也没人管,完全就是野地,我们在这些地方经常划着筏子跑到中间撒网打渔。

那时候北京的河里湖里鱼也真多,也大。所以打小我们家不缺鱼虾吃。我们家房后头的护城河很窄,里面没什么大鱼。但只有现在一个地铁站之隔的德胜门外河里就有大鱼,就离现在的德胜门城楼不超过一百米的地方,那时候是条野河,和太平湖一样,岸边是坡地,四处是芦苇,有时候水浅了能看到水底都是沙坑。小学时的某一天,爸爸早上5点就到德胜门打渔去了,5点半就回来了,渔网里是两条一米长的大鱼,忘了是鲤鱼还是鲫鱼。鱼太大了,没法吃,一条送给了我姨,半条送给了邻居,半条我们自己留着,包了顿鱼肉饺子。

前两天给美美讲爷爷打渔的故事,感慨现在的北京自然环境破坏殆尽。想当年在二环上就能打到这么大的鱼,现在呢,往外再跑几十公里,哪里还能打到鱼呢?估计都打不到啦。

美美来了一句:“为什么?爷爷把北京的鱼都打没啦?”

我和太太大笑。孩子的想法真是可爱。

本来动笔写这篇帖子只是想记录美美这个爷爷把北京的鱼打没了的段子的,但写着写着,写成了回忆已离我们而去的爸爸的长贴。美美虽然只见过爷爷一次,是在一岁半的时候,但她对爷爷并不陌生,我和她妈经常说爷爷的事,对美美来说,爷爷就和爸爸妈妈一样自然。

爸爸一辈子是个老实巴交、安分守己但正义的人,是纯粹的小人物,普通老百姓。但他的一生有惊人的传奇。看过多少电影、小说,编出来的再神奇的故事也没有发生在爸爸身上的故事令人震惊。爸爸头脑中隐藏着的东西,对我们的无尽呵护,非常人所能想象。

也许以后美美会看到这篇帖子,希望美美知道,没有爷爷对爸爸厚重的爱,就没有爸爸的今天,也就没有美美。生活有太多不如意,但爸爸更愿意记住小时候和爷爷一起漂在水面打渔的快乐时光。

2 条评论 “爷爷打渔

  1. 看了你这篇博文勾起了那些自以为很久远的记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本以为儿时那些温馨美好的记忆会被尘封起来,但却不知我们应该留住的记忆是什么?想想还是让美好留在人间吧!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去创造未来生活中更多的美好而留给我们的后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