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亲爱的爷爷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爷爷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年了。

晚餐时,妈妈对磨磨蹭蹭的我说:快点吃,今天是爷爷一周年的祭日,等下去超级市场买纸钱烧给他。

我三口两口的快速把碗里的饭菜吃完,然后帮妈妈收拾碗筷。在等爸爸洗碗妈妈擦地板时,我还不住的催促他们:快点儿,等一下超市关门买不到纸钱,爷爷在天上只能饿肚子了。

新加坡的组屋楼下都备有一个专门烧纸钱的铁皮桶,方便保留传统习俗的人们在需要的时候随时使用。桶身有几圈透气的小洞,下面还有一个门,流动的空气可以更容易的把桶里的纸钱烧透。

今年的祭品换包装了,一个大包里有各种各样的纸钱,还有“金条,银条”,蜡烛,香,点心和茶叶,一应俱全。我负责打开这些包装,爸爸妈妈负责烧。我边忙乎边念叨:爷爷,我好想您,我好爱您,我给您送钱了。

其实我只是在一岁半回北京的时候见过爷爷,但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什么记忆。而爷爷当时也是卧病在床,不能说话,只是经常咳嗽,偶尔嚷嚷几声。

看着睡在床上,插着鼻管的爷爷,我有点害怕,从不敢靠近一步。只怪我当时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如果知道那是唯一一次见到活着的爷爷,我一定来得他的床前,摸摸他为了这个家辛苦劳累一辈子的双手,亲亲他带有温度瘦削的脸庞。虽然他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我相信他一定知道我是美美,是他最爱的孙女,我们一家三口来看他了。

虽然我对爷爷没什么印象,因为生病的关系,他也没能给予我祖辈的宠爱。但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加上爸爸的经常提及,让我对爷爷有着一份特殊的牵挂。我会惦记爷爷在天上做什么?有没有人给他买好吃的?他在天上过的开心吗?

爷爷刚去世没多久的一天早晨,我对妈妈说的第一句话:爷爷在爸爸和姑姑给他买的房子里住的很开心,你们就放心吧。妈妈很诧异的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反正我就是知道。

当时爸爸和姑姑在北京的十三陵给爷爷买了一处风水非常好的墓地,刚刚入土为安。善解人意的爷爷托我这个小孙女转告大家,他很满意孩子们对他的后事安排。

妈妈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和姑姑,他俩沉痛的心理得到了一些些的安慰。

2005年12月11号,爸爸和爷爷亲密的合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